历尽苦难而淬火成钢——红军为什么能冲出绝境?

发布时间: 2019-09-18 16:58:05           阅读量: 2066


  这是位于广西兴安县界首渡口附近的“三官堂”(6月29日无人机拍摄)。 新华社记者 陆波岸 摄

  人人心中都有坚强意志

  主峰海拔2100多米的老山界,是红军长征越过的第一座高山。这里的悬崖上瀑布飞溅,森林茂密,雾气缭绕。即便是乘车上山,也能体会到山势的危险。

  很难想象,当年渡过湘江的红军,在敌军追击、人员疲惫、粮食匮乏的情况下,是如何翻越这座大山的。陆定一在《老山界》中写道:“肚子很饿,气力不够,但是必须鼓着勇气前进。”

  他记叙,翻越老山界中,他和大家“一路上都在写着标语贴”,“我们完成了任务,把一个坚强的意志灌输到整个纵队每个人心中,饥饿,疲劳甚至受伤的痛苦都被这个意志克服了”。

  就在老山界主峰下面的千家寺村,留下一座红军“标语楼”。

  “当红军有田分”“红军是工农自己的军队”……20多条标语刷在红军宿营的一座寺庙的墙上,字体遒劲昂扬。如今这里矗立着一座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的石碑。

  “红军在极度困难的情况下,还在大力宣传革命理想,这体现了必胜的信念。”陈兴华说。

  发动和依靠群众,是红军不断取得胜利的法宝之一。在翻越老山界时,瑶族民众为红军做向导,提供饭食,成为红军继续长征的有力保障。

  这时,广大指战员也纷纷质疑博古、李德执行的错误路线。“从老山界开始的争论,持续到湖南通道境内。”《红军长征史》写道。陈兴华说,这为红军实事求是制定正确战略方针打下了基础,促成了中国革命的伟大转折。

  游人在红军长征越过的第一座高山老山界参观(6月30日无人机拍摄)。 新华社记者 陆波岸 摄

  钢铁战士铸就不朽丰碑

  抢渡湘江、翻越老山界后,红军还经历数百场战斗,渡过金沙江、大渡河,爬雪山、过草地,走完两万五千里长征路。

  英国学者迪克·威尔逊评述:“长征的艰苦,锻炼了人们的纪律性和献身精神。”德国友人王安娜写道,长征的激烈战火把部队“锤炼成钢铁战士”,美国记者史沫特莱说,红军是“历史上一支无与伦比的坚强队伍”。

  这是位于广西灌阳县的新圩阻击战发生地(6月28日无人机拍摄)。 新华社记者 周华 摄

  如今,红军烈士倒下的地方,分布着宽阔平坦的马路和美丽整洁的村庄,当年的战场上矗立起了纪念场馆。

  在湘江战役新圩阻击战酒海井红军纪念园里,3000多名红军烈士的名字被镌刻在墙上。灌阳县党史专家文东柏说,当地群众不希望英雄们连名字都没有留下,因此多年来各方不断努力,尽可能找到所有牺牲在此的红军英烈名字。

  脚山铺阻击战米花山阵地旧址附近,一座红军烈士墓碑上的红星在青山映衬下亮得耀眼。村民蒋石林的爷爷蒋忠太80多年前把湘江战役的7名红军烈士埋葬在这里,从此一家五代人每年清明和春节都来祭扫,并向访客讲述红军故事。

  在灌阳、兴安、全州等地的湘江战役旧址,每天都有大批各地群众前来瞻仰。“走好新时代的长征路,需要我们继承和弘扬长征中体现的对党忠诚、信念坚定、顾全大局、担当牺牲精神。”广西壮族自治区党校党史党建教研部副教授赵晓刚说。

  游人在湘江战役新圩阻击战酒海井红军纪念园内参观(6月28日摄)。

CopyRight © 2019 ; 敦化新闻网